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人体可吸入颗粒物

2014-3-20 20:59:25      点击:
空气中的大颗粒粉尘被人的鼻腔阻拦,小颗粒粉尘可能随气流进入气管和肺部,这些粉尘被气管和肺部的“巨噬细胞”吞噬并消化,巨噬细胞吃不净的那些细菌和病毒还会被白血球消灭掉。
正常情况下,人体本身自有办法对付那些颗粒物,只有当颗粒物太多或性质太恶劣时,才可能危害健康。若吸入的颗粒物太多,巨噬细胞们忙不过来,就会出现免疫功能障碍;如果吸入了太多可能致病的病菌和病毒,人可能会闹传染病;如果吸入的颗粒物中含有巨噬细胞啃不动的物质,时间长了可能得“尘肺”;有些肺部的沉积物还可能引起恶性病变(车凤翔,2001)。
人的鼻子是个“过滤器”,那里的鼻毛、分泌物和黏膜可以将大多数大于10mm的粉尘过滤掉,只有小于10mm的颗粒物才会随气流进入气管和肺部。因此,人们将“可吸入颗粒物”定义为“空气中≤10mm的颗粒物”。在医学界,人们可能对≤5mm的颗粒物更感兴趣,说这些颗粒物更危险。
吸入点儿颗粒物并非坏事,它们能刺激并锻炼人的免疫机能。没了颗粒物,人也会生病。例如,高山上的人到了平原,先要面临呼吸道疾病的威胁。1999年,英国的科学家提到,近十年中患花粉过敏和哮喘的人数是十年前的十倍,其原因是,人生活在过于洁净的环境中,主管免疫功能的白血球和巨噬细胞得不到刺激和锻炼,它们要么变懒,要么内讧,致使人的免疫功能降低(赵荣义,2000)。有人做了对比实验,两组人同样生活在较为干净的环境中,其中一组定期接受人为注射的颗粒异物,一段时间后,让他们接触某些污染物,未接受注射的那组人中很多人病了,而另一组则啥事都没有。
空气中的全部粉尘量为“总悬浮颗粒物”,去掉10mm以上的颗粒物,剩下的就是“可吸入颗粒物”,技术上标为TM10。我们经常听到的“可吸入颗粒物”就是这个TM10。如果将5mm以上的颗粒物去掉,剩下的“可吸入颗粒物”为TM5。
表1、可吸入颗粒物与健康效应(尹先仁,1996)

浓度,mg/m3

健康效应

总悬浮颗粒物

可吸入颗粒物

>0.29

>0.20

免疫功能改变的阈浓度,居民呼吸道疾病患病率开始增加。

0.21

0.15

居住区空气日平均最高允许浓度。

<0.16

<0.11

不引起小学生免疫功能改变的阈下浓度,不引起人群呼吸道患病率增加。

1988年,我国颁布了一套有关公共场所卫生的强制性标准。1996年,这套标准经过修订。标准中对可吸入颗粒物的规定见下表。
 
表2、国家标准规定的可吸入颗粒物浓度

场所

可吸入颗粒物mg/m3

名称

标准号

35星级饭店、宾馆

≤0.15

旅店业卫生标准

GB9663-1996

12星级饭店、宾馆和非星级带空调的饭店、宾馆

≤0.15

普通旅店、招待所

≤0.20

影剧院、音乐厅、录像厅

≤0.20

文化娱乐场所卫生标准

GB9664-1996

游艺厅、舞厅

≤0.20

酒吧、茶座、咖啡厅

≤0.20

公共浴室

未规定

公共浴室卫生标准

GB9665-1996

理发店

≤0.20

理发店、美容店卫生标准

GB9666-1996

美容店

≤0.15

天然与室内游泳场所

未规定

游泳场所卫生标准

GB9667-1996

体育馆

≤0.25

体育馆卫生标准

GB9668-1996

图书馆、博物馆、美术馆

≤0.15

图书馆、博物馆、美术馆和展览馆卫生标准

GB9669-1996

展览馆

≤0.25

商场、书店

≤0.25

商场(店)、书店卫生标准

GB9670-1996

医院候诊室

≤0.15

医院候诊室卫生标准

GB9671-1996

候车室、候船室

≤0.25

公共交通等候室卫生标准

GB9672-1996

候机室

≤0.15

旅客列车车厢

≤0.25

公共交通工具卫生标准

GB9673-1996

轮船客舱

≤0.25

飞机客舱

≤0.15

饭馆、餐厅

≤0.25

饭馆(餐厅)卫生标准

GB16153-1996

这两年,电视台的天气预报中出现了“空气污染指数”,播音员每每说到“主要污染物为可吸入颗粒物”。衡量空气污染程度的“可吸入颗粒物”指标见下表。国家标准没有规定与4级和5级空气质量相对应的颗粒物浓度,大概是希望以后我们不会再遇到比3级更脏的环境。

 

表3、大气日平均颗粒物与空气质量级别(GB3095-1996)

空气质量级别

总悬浮颗粒物,mg/m3

0.12

0.30

0.50

可吸入颗粒物TM10mg/m3

0.05

0.15

0.25

“总悬浮颗粒物”总会比“可吸入颗粒物”多。但是,两者之间很难建立起可以换算的对应关系。在自然界中,空气中的大颗粒物主要源于刮风、植物、火山,人类活动则更多地扬起小颗粒物。在室内空气中,小颗粒物常占主导地位。我们接触的“可吸入颗粒物”主要是由我们自己制造的。与我们的祖先和我们的父辈相比,我们呼入的空气更脏。总悬浮颗粒物可能还是那么多,但小颗粒粉尘(可吸入颗粒物)则越来越多。